管理的創(chuàng )新與發(fā)展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/08/29 閱讀次數:3074

任何管理理論都是特定時(shí)代的產(chǎn)物,任何管理方法都受環(huán)境與使用對象的制約。從來(lái)就沒(méi)有一成不變的管理方法,也不會(huì )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管理理論,至少理論和方法需要伴隨時(shí)代發(fā)展腳步與時(shí)俱進(jìn)。否則社會(huì )無(wú)法進(jìn)步、企業(yè)無(wú)法發(fā)展。同時(shí)任何被當時(shí)人們稱(chēng)之為偉大理論的出現都是挑戰傳統、打破桎梏而產(chǎn)生的??茖W(xué)管理、目標管理、知識管理、價(jià)值鏈管理、流程管理、定位理論等等無(wú)不如此,無(wú)一不是創(chuàng )新的產(chǎn)物!同時(shí),也無(wú)一不是前人理論的提升或超越。

就流程管理而言,我一直相信,流程管理一定可以做到更加簡(jiǎn)單,簡(jiǎn)單到如同1+1=2一樣,與之相關(guān)的人都能明白,都能操作。做不到,是我們的無(wú)能,做不好,是我們的淺薄。

彼得·德魯克,被世人稱(chēng)之為管理學(xué)史上“大師中的大師”。他的理論照亮了無(wú)數管理學(xué)人,讓人們在愚昧的理論中醒悟,指引了無(wú)數企業(yè)家擺脫落后低效的傳統桎梏,讓同樣的員工為社會(huì )創(chuàng )造了更多價(jià)值。

管理中人,提到德魯克無(wú)不肅然起敬。我也不例外。我從他的“管理是用人所長(cháng)而不是揭人所短”中深受啟發(fā)。我從他的目標管理理論中受益無(wú)窮。上個(gè)世紀八十年代,目標管理就被我捧為圭臬。我的人生起伏跌宕因目標管理從不偏離航向,目標管理讓我在企業(yè)管理實(shí)踐中事半功倍。目標管理讓我培養了眾多下屬走上更高的崗位或開(kāi)拓了自己的事業(yè)。

前幾年,我轉行進(jìn)入企業(yè)管理咨詢(xún)業(yè)后,從網(wǎng)友的一段介紹中看到了管理史上著(zhù)名的“戴明與德魯克之爭”。戴明說(shuō)目標管理讓員工在壓力和恐懼下工作,容易導致短期行為。德魯克說(shuō)你詬病的地方正是我不滿(mǎn)意的地方,我的目標管理本質(zhì)上是管理哲學(xué)而非管理技術(shù)。兩位大師的對話(huà)給我強烈的震撼,也給我極大的鼓舞!任何管理理論都是時(shí)代的產(chǎn)物,任何管理方法都有時(shí)代的局限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我們就能看到更深更廣更遠!我開(kāi)始嘗試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觀(guān)察、思考,并在企業(yè)管理實(shí)踐中探索、歸納總結。

當我在企業(yè)做咨詢(xún)時(shí),發(fā)現之前人們在畫(huà)流程圖時(shí),都是用橢圓圖形在其中標一個(gè)“開(kāi)始”就進(jìn)入流程描述,最后再用一個(gè)橢圓圖形在其中標一個(gè)“結束”完成。這種千篇一律的圖式在全球范圍流行了十多年。國內眾多企業(yè)至多是用流程圖表述了一下現有工作進(jìn)程,對傳統管理方式?jīng)]有任何實(shí)質(zhì)性改善。其實(shí)流程圖應該是從目標開(kāi)始,到達成目的結束。

把目標管理融入流程管理,本人有太多的感悟。人們談到目標管理,一定會(huì )說(shuō)到目標管理的五個(gè)特性,即SMART原則。其中一條就是可度量的。的確,任何目標都是可以量化的。結果不少人在量化上走入了誤區,為了量化而量化,忘記了當初的出發(fā)點(diǎn),短期效應也就由此產(chǎn)生。我們在實(shí)踐中總結出這樣的規律:凡是不能明確目標的流程,設計困難,討論麻煩,執行紊亂。凡是流程目標明確,流程圖的設計就有如綱舉目張,只要方向清楚,過(guò)程順理成章,達成目的也就理所當然。最近有家企業(yè)在聽(tīng)了我的講課之后自主設計流程圖,他們?yōu)榱藞D簡(jiǎn)便,把我規定的流程目標和流程目的表達格式去掉了。結果,就出現了討論困難的局面。大家從不同的目標或者標準出發(fā),對流程圖界定的過(guò)程取舍褒貶不一,爭論不休。當組織者給我看了幾個(gè)典型案例之后,我指出了原因所在,很快他們的自我設計就走上了正軌。沒(méi)有目標的流程圖就是沒(méi)有視力的盲人,就是沒(méi)有羅盤(pán)的輪船,達成目的一定緩慢。

我從大量企業(yè)咨詢(xún)實(shí)踐中總結出目標管理必須由兩大部分組成,一部分是定性目標,一部分是定量目標。流程圖的目標都是定性目標,每個(gè)階段的工作都是定量目標。而且定性目標優(yōu)于定量目標。做任何事情(工作),只有先搞清楚它的定性目標,即為什么這樣做,才能決定做多少,也就是定量目標。比如說(shuō),我們招聘流程圖的目標是“尋找企業(yè)所需的合適人才”,這是定性目標。而當我們每次招聘時(shí),招聘什么崗位、每個(gè)崗位招聘多少人,就是定量目標。

當我為自己豐富和發(fā)展了目標管理的理論與方法自鳴得意時(shí),再回過(guò)頭來(lái)回顧大師德魯克的觀(guān)點(diǎn):管理企業(yè),做對的事情比把事做對重要!做對的事情,就是明確目標,就是定性。把事情做對,就是具體量化,就是做到位。

不知道是人們曲解了大師的目標管理,還是大師自己也沒(méi)有想到:目標管理必須由定性和定量結合。如果人們一開(kāi)始就做對的事情,再一次把事做對,管理該減少多少浪費、提高多少效率、節省多少成本、提高多大的效益?

如果說(shuō)大師對目標管理的精髓是分開(kāi)表述的,本人恰巧集腋成裘,算不算一點(diǎn)點(diǎn)創(chuàng )新?我們再回到企業(yè)管理的現實(shí),如果我們訂目標的時(shí)候先定性再定量,是不是可以少走彎路?是不是可以事半功倍?

本人不揣淺陋,拋磚引玉,求教大方。